抱起大弹壳去换水,这个花瓶实在太沉。

- 编辑:admin -

抱起大弹壳去换水,这个花瓶实在太沉。

 
  英和何大夫都吃了一惊,两人做了鬼脸和手势,英推门进去。
  父亲背对着门坐在窗前,桌子上摆着一杯热水,几沓报纸,一包香烟和一只打火机,还有一个用小炮弹壳做的笔筒和一个用大炮弹壳做的花瓶。
  英站在门口,看着头也不回的父亲,知道他正在耍脾气,于是也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,拍了一下父亲的肩:"老爸!"
  "嗯……"父亲算是回答过了。房间里还是邓丽君那首老歌《踏海姑娘》。
  英把花塞到父亲手里,说:"拿一下。"抱起大弹壳去换水,这个花瓶实在太沉。
  换完水,插好花,英拿起桌上的烟盒,从里面取出药,又端起茶杯,递给父亲:"您吃药了吗?"
  父亲接过去,嘴里却大声说:"这简直就是骗小孩嘛!烟不能抽,烟盒里是药,茶不能喝,茶杯里是白开水,过年了,还不让人回家,我还不如早点死了呢……"
  "别瞎说!"英抱着父亲,撒娇说,"您死了,谁来保护我?"
  "你现在有阿雄,用不着我了。"父亲口气软了下来,"就让我一个人呆在这儿吧,只求你最后把我的遗骨送回老家。"
  "爸!"英听了,难过起来,眼圈红红的,说,"您老说这种话……"
  "好了好了,不说,不说。"父亲哄起女儿来,摸摸英的头,说,"哎,你去跟老何说说,让我过年回家吧。"
  "再说吧。"英搪塞着,说,"要不,我们过年都来这儿过?"
  父亲轻叹:"唉,人老不由己啊!"不再说什么,听起《踏海姑娘》来,一只手在英头上轻轻打拍子。
  英想逗父亲开开心,淘气地问:"爸,邓丽君和我妈您更喜欢谁呀?"
  父亲说:"当然是邓丽君。"
  英作生气状:"为什么?"
  "因为她比你妈漂亮呀。"
  "那我呢?"英追问,"我跟她谁漂亮?"
  父亲笑着说:"那就更是她啦,你还不如你妈呢……"
  父女俩说着都乐了。英觉得父亲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,两个人靠得更紧,这样孤单的世界中,他们彼此多么需要对方。这时,邓丽君的歌声停住了。
  父亲吩咐英:"你帮我倒回去。"
  英说:"我唱给您听。"
  英开始清唱,父亲闭上了眼睛,享受着父女的亲情,自言自语:"还是你唱得比她好听,我爱听……从小你就会乖巧地唱这首歌,这是我最快乐的享受……唉,要不是那狗咬了你的脸,留下个疤,你应该去当个歌星才对。"
  英停下唱歌:"爸,我要您下令,枪毙那条狗!"
  父亲一摊双手:"它早就老死了……"
  英隔天再去病房看望父亲时,他正在翻看一本杂志。
  英坐在床沿上给父亲削水果,一片塞给父亲,一片自己吃。
  父亲问英:"婚纱去试了吗?"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